刷单不封号!焦虑的亚马逊再出狠招

时间:2022年03月27日 01:03

亚马逊或不再封号。

近日,有卖家爆料称,其部分亚马逊商品在搜索结果和促销渠道中的曝光率遭到平台降低,即商品被限流降权了。

亚马逊在邮件中给出的解释是,平台检测到该卖家店铺一件或多件商品涉嫌刷评论,为了避免买家在购物过程中受到虚假评论的影响做出错误决定,系统将降低受影响商品在搜索结果和促销渠道中的曝光率。

相比封号,此措施不会影响卖家的账户状况。

有卖家反馈,商品被限流降权后,其自然搜索位置发生了后移,广告位置的点击费用也发生一定的上涨,之前350美金可以持续一天的时间,现在几个小时就烧没了。

据了解,在2021年的亚马逊封号潮中,亚马逊就曾小面积测试疑似刷单账号限流。直到最近,亚马逊似乎在扩大推行范围,大批卖家收到限流处罚。

和前述个例一样,多位卖家收到亚马逊的警告信后,被判定操纵评论,刷单产品被减少曝光,限流周期约30天。

对此,有卖家表示从未刷过单,这是被误判了吗?业内人士指出,站外推广导致订单突增也会被限流。

收到此类邮件后,卖家要做好几种心理准备:

写了POA(power ofAttorney,客户授权委托书),正常销售后listing流量会下降很多;店铺仍会出单,但订单量会减少,一段时间后还会回来。如果是被认定为一刷,卖家要做好资金回调和库存处理。

针对刷单行为,以往亚马逊主要是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进行封号处理,卖家损失巨大。相比直接封号,“限流降权”给卖家一定的缓冲空间,惩罚程度相对较轻。

照上述趋势,今后亚马逊或许会全面铺开“限流降权”这一看起来更人性化的惩治措施,以代替直接封号。

02

封号潮余震挥之不去

亚马逊封号风波余震影响很大。

受2021年5月以来的亚马逊“封号风波”影响,波及超5万中国商家,跨境大卖盈利空间被严重侵蚀。

深圳超级大卖家有棵树近340个站点被封、1.3亿元资金被冻结,有棵树母公司2021年度预亏高达25亿元,成为目前已知亚马逊对国内卖家出手严打最重的案例。

无独有偶,深圳跨境大卖泽宝被封亚马逊站点367个,冻结资金3224万元。受此牵连,其母公司亏损超10亿,净利润由盈转亏,亏损达12.4亿-14.2亿元(上年同期盈利2.12亿元)。

再就是,通拓科技多个品牌店铺被亚马逊暂停销售、资金被冻结,其母公司2021年净利润最少预亏5.2亿元。

实际上,亚马逊卖家要承受的远不止来自亚马逊平台的压力,比如全球供应链危机。

根据市场咨询公司Jungle Scout对亚马逊卖家的调查,36%的企业在2021年亏损。93%的电商卖家表示他们因供应链中断而损失了生意收入,大多数企业表示库存延迟了两个月或更长时间。

一边是供应链危机加重成本压力,一边是亚马逊平台的压力,亚马逊头部卖家走在被击垮的边缘,中小卖家自然瑟瑟发抖。亚马逊若不做出改变,倍感压力的中小卖家可能会做出新选择。

事实也如此,受亚马逊封号潮的影响,不少卖家不仅深耕亚马逊、ebay、速卖通、Wish等主流第三方平台,还会积极发力Shopee、Lazada这类新兴平台,同时借助Shopify等建站工具,从“平台卖家”转型成为“独立站卖家”。

比如,根据市场研究公司Marketplace Pulse的估计,从2021年3月到2022年1月中旬,沃尔玛增加了大约8000名来自中国的卖家,占其同期新商家总数的14%。在外界看来,中国卖家正在逃离亚马逊,转战沃尔玛。

为弥补封号潮给卖家带来的顾虑,亚马逊年初出了新政策,计划为所有专业卖家配备绩效顾问。

从2022年开始,亚马逊将把“Callmenow”支持功能覆盖至100%专业卖家,进一步扩大亚马逊卖家对账户健康支持团队的按需访问权限。

亚马逊试图为卖家解决绩效健康方面的问题,或者协助卖家激活、申诉账号,帮助卖家保持正常的运营。

03

焦虑的亚马逊

CEO变更、流量下滑、股价下跌、零售业务亏损、反垄断巨额罚款……亚马逊的焦虑,不言而喻。

CEO从贝佐斯到贾西,权力交接道出亚马逊急于求变的心理。

去年7月,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卸任,将亚马逊的大盘托付给了此前的亚马逊云负责人安迪·贾西。亚马逊云业务是亚马逊唯一最有竞争实力的业务,此番权力交接,亚马逊云业务再度被寄予厚望,且上升到整个集团发展战略。

用户对新兴电商平台更具有猎奇心理,亚马逊这样的老牌或正失去这个优势。

Apptopia的数据显示,shopee、Shein、Meesho依次位列2021年全球购物APP中安装量前三,亚马逊则2020年的第一名落到了第四名。

亚马逊的股价也面临疲软,仅2021年度跌幅超11%,创始人贝索斯一度因此退出了世界首富的宝座。截至2022年3月3日收盘,亚马逊报价2957.97美元,跌2.73%。

 此外,疫情中,亚马逊的基础业务劳动力流失严重。

此前彭博社报道称,亚马逊内部的人员流动率已达到“危机水平”。去年总共有50位副总裁级别的员工离职,创下亚马逊有史以来的纪录。

亚马逊必须承担的额外成本还有巨额罚款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,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,亚马逊依然多次遭受反垄断调查,被罚金额数量远远超过20亿欧元。

伴随之,亚马逊发展出现疲软征兆。

最新数据显示,2021年,亚马逊零售业务的营业收入为63亿美元。但如果不是广告业务,该公司将亏损248亿美元。目前,亚马逊的零售业务包括在线销售、实体店、第三方市场、广告和Prime会员。

为了降低成本支出,减少损失,亚马逊也开始聚焦业务。

亚马逊宣布,计划关闭英美68家实体店,包括亚马逊书店、亚马逊四星级店以及亚马逊弹出网站,并将更多精力放在亚马逊生鲜、全食市场、亚马逊Go和亚马逊Style门店以及JustWalk Out技术上。

求变应变的亚马逊,接下来是否会如愿摆脱焦虑?我们且期待。

(文章来源 | 公众号 跨境必读)

推荐阅读《马逊再推自有品牌!第三方卖家夹缝求生